如果能回到那天,小婷想對媽媽說—“留下來陪我跟弟弟,不要下樓。”

down

點箭頭往下看

遺憾沒見到父母最後一面 小婷用愛學習與傷痛共處

1999年9月21日凌晨,地殼轟隆隆地劇烈晃動,搖醒了南投中寮鄉的小婷一家人。「妳跟弟弟留在二樓,我們下去開鐵門再上來帶你們。」小婷的爸爸對嚇壞的小婷說,接著和小婷的媽媽、哥哥走下樓。但正在三人嘗試拉起扭曲變形的鐵門時,第二波餘震來襲,整排房子塌陷,三人被吞沒。

小婷和弟弟被義消從瓦礫堆中救出,當她爬出二樓陽台才發現,地震已經把她們家的二樓變成了一樓。當兩姊弟暫時被疏散到國小操場,他們的舅舅請挖土機挖出了他們父母與哥哥的遺體。

「他們被集中到中寮車站、蓋上白布,舅舅不讓我們去看,因為他覺得(遺體)不完整,怕我們看了留下陰影。所以我最大遺憾,就是沒看到爸媽最後一面。」小婷至今回憶起來,仍語帶哽咽。

down

點箭頭往下看

來不及哀傷 邁入另一段荊棘遍布的人生

然而當年才14歲的小婷,還來不及處理極度哀傷的情緒,就被捲入一段全然陌生的生活當中。她跟弟弟改由外公、外婆照顧,他們一起搬進南投市一間組合屋內;他們轉學,重新適應新朋友,她盡可能地向同學隱瞞九二一受災戶、失依兒的身分,她不希望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她,無論是嘲笑還是同情。

而外公外婆的隔代教養,也為小小年紀的小婷帶來困擾。高中的時候她交了男朋友,阿嬤卻認為「學生要有學生的樣子」,不准她談感情,甚至一度把她的男同學誤認為是男朋友,抓起掃把就追出門要打對方。

小婷全家福

「阿公阿嬤思想太保守了,不懂年輕人想法!」小婷說,每到這種觀念衝突的時刻,她就特別思念媽媽,「如果媽媽還在,應該什麼事都能跟她講,例如我今天跟男朋友吵架、或是跟同學不愉快,媽媽一定會安慰我、開導我……,可是我什麼都要自己吞。」

在跟阿嬤發生爭執後,小婷時常暗自想,「為什麼我不能在爸媽的呵護下長大?為什麼媽媽當時沒有帶我一起走?讓我過得這麼痛苦…」多少個夜晚,受了委屈與挫折的小婷,只能想著媽媽偷哭。

所幸,小婷逐漸學著和傷痛與孤獨共處,而她身邊也圍繞著愛她、關心她的人們,給了她力量。

100%

愛滿滿包圍 學會與傷痛共處

兒福聯盟的社工每個月造訪一次,分別與小婷、弟弟,和外婆聊天、訪談,起初小婷把自己封閉起來,總是敷衍社工的問題,但她看著社工一次次不間斷地前來,也看著對方在阿嬤傷心欲絕懷念小婷母親時安慰她,「雖然女兒沒有了,外孫女還是對妳很好啊!」小婷逐漸敞開心房,把社工當作傾訴的對象。

而當小婷年歲漸長,更能夠接納、體會身旁親友對她的愛。她說,剛出社會在醫院工作時,許多同事是媽媽的年紀,知道了她的背景後對她特別照顧,不僅噓寒問暖、分享好吃的東西給她,甚至想介紹兒子給她當男朋友。

令小婷更感動的,是把她當女兒對待的三位舅舅們。她曾交了一任男朋友,舅舅們覺得男方沒有上進心,不贊成他們交往,小婷一度無法諒解,直到某天大舅舅與她促膝長談,告訴她:「舅舅不反對、也不支持你們在一起,只是怕你們走到結婚這一步,如果哪天妳哭著回來,舅舅會很難過,我不希望妳嫁得不開心、過得不快樂。」小婷瞬間淚崩,她覺得舅舅真的懂她,「就像我自己的爸媽一樣。」

在眾人的關愛之下,小婷努力地長大了,她變得比同齡的孩子更早熟,早在高中就到電子零件工廠打工,上大學後到速食店、便當店做晚班;而唸大學時選擇就讀醫管系,因為她認為,醫院的工作比較好找、收入也穩定。在醫院工作五年後,她毅然決然決定到澳洲打工開開眼界,在那裡,她遇到了現在的另一半,回國後他們決定一起創業,開了間早餐店。

小婷安慰自己,父母的缺席讓自己更成熟、獨立,也更有勇氣。如果在爸媽的呵護下,他們可能不會讓她隻身到澳洲辛苦打工,她也不會擁有想要創業的勇氣。

然而,即便小婷變得獨立又堅強,面對當年九二一喪親的傷痛,也慢慢習慣透過轉移注意力、大哭宣洩情緒等方式,避免自己被悲傷情緒困住。但那樣的傷痛,是無論如何不會消失的、永遠伴隨著小婷,彷彿成為她身體的一部分。

如果能回到二十年前,想對誰說些什麼?小婷不假思索地說,「叫媽媽不要走,留下來陪我們。」這二十年來,她多想再見到媽媽一面。

down

點箭頭往下看

就在去年,小婷被朋友欺騙陷入了低潮,她在記事本上寫下自己對媽媽的思念,以及被朋友背叛的痛苦。即使至今,小婷仍舊覺得不堪回首,「已經走過九二一,還要被背叛,我覺得人生好累喔!」

在先生無條件的支持,以及朋友的關心、協助之下,小婷再次撐過了難關。事發過後,她改信了基督教,教會的環境、心態,讓小婷內心充滿平安喜樂,讓小婷有勇氣面對過去的傷痛!

去年,小婷和先生結婚,她特地邀請了當年的兒福聯盟社工到場參加婚禮,她也當場獻花給撫養她長大的外公外婆,並且唱了一首Selina的〈愛我的每個人〉,對在場所有陪伴她走過九二一後所有難關的人表達感謝。

九二一改變了小婷的人生,讓她體悟人生無常,更應該珍惜每一天、珍惜身邊的人,「我學會珍惜我的朋友跟另一半,我很喜歡看他們笑,每次逗他們笑,我就覺得很開心、很有成就感…或許是能滿足我內心的空虛吧!」小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