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夢到女兒了,常想著她可能有在保庇我,知道她的孩子交給我,不然我也沒辦法活這麼老。— 小婷阿嬤

down

點箭頭往下看

將對女兒的無盡思念 化成拉拔幼兒長大的動力

二十年前一場地動天搖,讓當時早已年過六旬的小婷阿嬤痛失愛女。命運無情的捉弄,讓她在本應養老的年紀,選擇一肩扛起照顧小婷與弟弟這對失依兒的重責大任。面對著容貌酷似獨生女的小婷,小婷阿嬤總是止不住臉上的淚水,早熟懂事的小婷還得反過來安慰阿嬤:「你要把身體顧好,我們才能夠一起面對現實考驗。」

九二一痛失愛女 帶著孫子遠離傷心地

回想起生命中最難忘的那一夜,小婷阿嬤難掩哽咽。膝下育有三子一女的她,與女兒感情最好。孝順的小婷媽媽,婚後仍選擇住在娘家附近,一家五口沒事就往外婆家跑。1999年9月21日凌晨,地牛翻身讓小婷家一整排房屋全垮,唯有小婷與弟弟存活下來。

小婷阿嬤聞訊連忙趕到現場,憑著記憶中熟悉的粉色窗簾,試著從屋瓦中指認出女兒家。殊不知地殼經過劇烈錯動,倒塌的房舍一間壓著一間,早已離開了原本的位置。等到小婷媽媽被救難人員挖出來時,早已斷氣,被共赴黃泉的大兒子緊緊摟住。小婷阿嬤心酸表示,或許在冥冥之中,女兒那天早有預感,穿著打扮比平時講究,帶著一身美麗容貌天人永隔。

當時人在二樓的小婷與弟弟,幸運地逃過一劫。小婷阿嬤於心不忍,與兒子們商量之後,決定帶著姐弟倆一起搬到組合屋,一方面讓兩名孫子學業不因地震而中斷,自己也能暫時遠離傷心地。

down

點箭頭往下看

孫子在校遭霸凌 無奈暗中垂淚

祖孫相依為命日子沒多久,某天姐弟倆哭著回家,淚眼汪汪說著不想上學,要搬回老家中寮。起初小婷阿嬤不明究理,後來才知道,轉學生身分讓姐弟倆在學校就像「孤鳥」,沒有同儕陪伴之餘,還會有同學們拿他們沒有爸爸媽媽當成玩笑。

舅舅得知後,氣憤地跑到學校,把這樣的情況告訴校長,不料當惡作劇的同學們在被師長處罰後,私底下反而變本加厲欺負小婷姊弟,最後阿嬤無計可施,只能安慰孫子:不要在意同學們的閒言閒語,把心思放在用功讀書,將來好做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回饋大眾在九二一地震過後對災民的關心。

小婷阿公阿嬤,將對愛女的思念化作拉拔兩名孫子的動力。

照顧兩名孫子過程再苦,也苦不過對女兒的思念。一次小婷弟弟回家,轉達老師提醒周末是運動會,歡迎家長參加。小婷阿嬤一聽,眼淚又忍不住掉下來,告訴小婷弟弟,你的家長不是阿嬤,應該是爸爸媽媽才對。

她回憶,當時的她,時常看到孩子就想到女兒,尤其每天望著兩名失依兒瘦弱的背影走路上學,總是忍不住以淚洗面。為了再見女兒一面,她還曾經找了觀落陰師父協助,不料對方一見她便說,這人太疼女兒了,不能讓她下去(指陰間),否則她下去見到女兒,就不會想上來了。長期沉浸在悲傷情緒中的小婷阿嬤,甚至還一度哭到視力模糊、牙齒鬆動。唯一讓人欣慰的是,隨著小婷年紀稍長後,還會貼心的回頭安慰阿嬤。

down

點箭頭往下看

孫女找到人生伴侶 放下心中大石

談起孫女,小婷阿嬤頻頻誇獎,直呼小婷從小個性單純又聽話。地震剛發生後不久,兩名孩子一度沈默寡言,回到家就是安安靜靜的不說話,有時半夜還會作惡夢。青春期間,有段時間小婷經常亂買東西,阿嬤明知道這樣亂花錢不好,卻也捨不得念她,寧可把這當成小婷宣洩命運坎坷的出口。孫女買太多卻沒在使用的物品,勤儉的阿嬤乾脆撿起來。如房間裡頭用來的收納針線鈕扣的小抽屜,正是小婷少女揮霍時代遺留下來的印記。

大學畢業後,小婷原本到成大醫院擔任開刀房護士,舅舅捨不得她離鄉背井,提議她回中部找工作。殊不知小婷辭去工作後不久,反而決定要去澳洲打工,這一去,就是四年多。回到台灣的小婷,帶著在澳洲認識的未婚夫,決定攜手共度餘生。

一開始,舅媽擔心對方在台灣沒有太多工作經驗,小婷嫁給他恐吃苦。不料小婷聽了之後嚎啕大哭,阿嬤趕緊出面安慰:「只要小婷歡喜就好」。她坦承,當時自己心裡也有同樣的擔憂,但看到倆人連婚紗都在澳洲拍好了,就知道即使反對也沒用,只能囑咐對方:小婷自幼沒有爸爸媽媽,望你能夠好好疼惜。

婚後,看著小婷與另一半共同創業,在台中開早餐店,辛苦卻也踏實的日子,讓阿嬤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只要有空,小婷阿嬤就會要舅舅開車載她去台中。抵達店裡的時候,早餐店即將打烊,這時通常是小婷先生負責清洗廚台、小婷負責收錢記帳。女卑男尊年代成長的阿嬤看了,欣喜感到孫女有了能夠財務自主的好歸宿,對於眼前憨厚老實的孫女婿,是越看越滿意。

她笑說,小婷和弟弟從小就愛吃她親手包的肉粽,但小婷看到肥豬肉會挑起來。即使已經高齡88歲,每逢過年過節,她仍然會捲起袖子,毫不手軟的在粽子裡頭包滿豬肉、龍蝦等好料,包好後再打電話要姐弟倆回家拿。這時開車送小婷回老家的先生,還會開玩笑跟小婷說:肥豬肉不吃留給我,你吃粽子就好!逗得一旁的阿嬤聽了笑開懷。

歲月如梭,想起九二一地震當時68歲的自己,轉眼間竟也高齡88歲。對於自己竟能將小婷與弟弟拉拔長大,小婷阿嬤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如今姊弟倆雙雙成家,雖然一個落腳台中、一個落腳高雄,只有一有空,兩人就會帶著另一半往中寮老家跑,或是載著愛唱歌的阿嬤,一起出遊聚餐歡唱。

對女兒的思念,二十年來未曾停歇。即使無法如願再見愛女一面,但小婷阿嬤深信,冥冥之中女兒一定有保佑,在另個世界守候著全家,讓年邁的母親還能夠身體勇健,代替自己把孩子拉拔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