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可以再放過自己一點點,再肯定自己一點。—兒童福利聯盟社工靜芳

down

點箭頭往下看

教孩子認識恐懼 一段療傷的漫漫長路

20年前,重創中台灣的九二一大地震不僅帶來嚴重死傷、道路建築崩毀,更為上千受災家庭帶來心理上的瘡疤。20年來,兒童福利聯盟的社工們一點一滴為父母雙亡的失依兒和他們的家人們縫補心頭的傷口,陪伴他們一步步費力地走著療傷的漫漫長路。

九二一地震發生後,當時在兒福聯盟台北辦公室任職的社工靜芳,當天就搭上客運回到台中大里老家,一路上的畫面竟令她怵目驚心,「我家步行五分鐘就是金巴黎(多棟大樓倒塌、死傷慘重的社區),公車經過,我看到路凸起來、房子倒塌、很多崩落的土塊,醫院門口、路上擺著蓋白布的屍體。」

透過畫畫帶孩子認識恐懼

帶著震撼的情緒,靜芳與兒福聯盟的夥伴們很快投入災後支援工作,災後第三天,他們就駐進了收容中心。他們帶著孩子進行簡單的團體活動,或引導他們畫畫,並藉這些過程與孩子們聊聊他們當下的情緒,以及如何排除、紓解不舒服的情緒。

靜芳與同事們熬夜加班設計出一本簡單的畫冊、送印,帶到台中、埔里的收容中心與學校,同時也訓練了一批兒福聯盟與家扶中心的社工,教他們如何讓孩子透過畫畫理解九二一,以及九二一給他們的感受。

兒福聯盟自己設計畫冊,透過簡單插畫理解九二一地震。

靜芳回憶,許多孩子透過畫畫學習處理自己的驚恐情緒,以及安慰他人。她說,有位小孩畫了綠色臉、正在哭的媽媽,「我問他想不想跟媽媽分享?他說不想,因為怕媽媽嫌太醜。我說,你是看到才畫成這樣,所以你跟媽媽講,她就可以理解你不是故意把她畫醜。」

兒童福利聯盟社工靜芳,第一時間投入災區支援。

靜芳進一步跟那位孩子討論,媽媽害怕時他可以做什麼?他說,以前自己害怕的時候,媽媽會抱他,現在媽媽害怕了,換他抱媽媽。後來,當孩子把畫拿給媽媽看、抱了媽媽,他媽媽哭了,並告訴靜芳,雖然家裡全倒、失去很多東西,但小孩的擁抱讓她知道,「只要我們彼此支持,路就可以再走下去。」

當地震傷亡名單確定、救災也告一段落,災後重建的路卻依舊漫長。地方政府盤點了單親、失依等需協助受災戶名單,各社福團體接著開會協調彼此分工,兒福聯盟分配到協助失依兒家庭重建的工作,於是他們為此設立了「家庭重建組」,對134位18歲以下的失依兒展開每個月不間斷的訪視,陪伴這些孩子成長到年滿20歲。

居中擔任撫養家庭潤滑劑

靜芳表示,這些失依兒們無論年齡大小,都經歷了至親的過世、以及在陌生的撫養家庭開啟了不同的人生,同樣必須面臨各種適應問題。

失依兒們同時面對喪親的事實與不同的生活環境和教養方式,而大人們未必清楚意識到孩子面臨的雙重挑戰,雙方因而產生摩擦,這都是社工們會協助處理的。社工分別與孩子和撫養人進行會談,釐清個別立場,也擔任居中溝通的角色。

曾有一位女孩被叔叔嬸嬸撫養,無法適應嬸嬸嚴厲的管教方式,親子間衝突不斷。靜芳為了解開雙方的心結,決定調整策略,將每月一次的家訪,改成每週都去拜訪嬸嬸。

當那位嬸嬸逐漸理解靜芳真心想幫她們改善關係,她問靜芳為何這麼認真?靜芳說,「因為我看到妳在受苦啊!」這句話讓嬸嬸覺得被理解,於是卸下心防,願意傾聽靜芳的意見。靜芳藉機反問她,「妳看我花了多少力氣跟妳聊,妳平常跟這孩子有這樣聊嗎?」這提醒有如當頭棒喝,嬸嬸開始學著理解小孩,他們的關係後來改善了許多。

協助孩子療癒喪親的傷痛,是另一項社工的重要課題。

down

點箭頭往下看

藉九二一教孩子面對失落與挫折

靜芳清楚記得,九二一後的第一個母親節,她在為媽媽切蛋糕時,手機響了起來,那是一位接受姑姑撫養的失依兒,靜芳問她怎麼回事,對方崩潰大哭說,「這不是我的母親節!」原來,姑姑家也在吃母親節蛋糕,但女孩覺得,那是姑姑的母親節蛋糕,她想吃自己媽媽的母親節蛋糕。她接著問靜芳,「我要做什麼,妳才可以把媽媽還給我?」

那一刻,靜芳深深地體會社工的無力。稍晚她來到女孩家附近,當面對她說,「我感受到妳的痛苦,我也很痛苦,我不是要妳面對我的痛苦,而是要讓妳知道,這件事我也做不到。」那是彼此坦誠、彼此理解,以及往現實更靠近的過程。

往後,靜芳在女孩遭遇挫折的許多時刻陪著她,並藉著這些關鍵時刻,例如失戀時,引導她聊失去父母的傷痛。靜芳解釋,「社工會在他們挫折的階段評估,適不適合跟他們談喪親議題,我們會從她現在的失落事件談起,釐清失落的感覺,比如妳覺得孤單,那還有什麼時候妳曾經覺得孤單?不少孩子會說出失去爸媽的事,我們就有機會陪他們整理過去。」

靜芳說,當這些孩子願意談、梳理自己的情緒,會比較能對失去至親的現實釋然,孩子也藉此過程長出因應類似事件的能力,未來遇到下一件令他們失落的事情時,才知道怎麼處理。

九二一後,兒福聯盟強烈體認到生命教育的重要。靜芳說,「從小到大沒人教我們遇到挫折怎麼辦,我們從家庭重建的經驗學到,應該陪伴孩子學習,失落的情緒是什麼?怎麼跟它相處?可以做哪些事?怎麼關心其他失落的人?」

於是兒福聯盟帶著生命教育的教材走進台中市各小學,帶團體活動,教小朋友認識失落、挫折,從生活中的各種小事,到死亡的各種樣貌,包括喪葬儀式。

靜芳說,「我們發現有很多事情是社工可以做的,除了直接服務,『教育』更要做!因為一次可以傳遞觀念給更多人,而不是等到事情發生了才擦屁股,這是九二一教我們很重要的一課。」